river flows in you

2011/03/23 Wed 23:38

今天得到了好消息,D考上了北大的研究生。除了祝福,现在的我,只能用羡慕嫉妒恨来形容了呵呵。

总是有那么些人,与生俱来的,就是适合读书、适合钻研。所谓的Born to be.

对于D,学习语言是他热爱的一件事,他可以为了一个单词翻遍辞海,追本溯源。不像我,选择英语知识因为熟悉,中

学学了6年。遇到不会的单词,往往只是电子词典敷衍了事,能做下笔记就不错了。

跟D做朋友是件幸福的事,他是个有学识有见解的人,在交谈中我总能输入一定的知识,享受着谈话。成功的人都有

付出的一面,你没见到不代表他没有。去年10月,D才开始加入我们考研教室自习,而且常常来得很迟,到了11月下

旬在自习室基本就看不到他的身影了。最大限度的扬长避短,这是他胜利的制胜武器。公共科目政治的分数就很好的证明

了,但幸运的是过了国家线,而他的专业水平远远不是复习考研这几个月时间提升的。

真的很好,身边有朋友考上了北大,还有朋友考上了清华。对于我,是个莫大的鼓励。

说起D,算是我们的蓝颜知己吧。大一刚入学时的心理健康课上,第一次见到D,我心里还在嘀咕着到底是以男生

还是女生呢?小身板的男生,带着眼镜。真正的认识彼此是在日语辅修课上,这一次,感觉上课很认真,坐在第一排。

再识D,是因为宁宁。在他的推荐下,我才认识宁皓。这个时候,我对Gay世界的了解皮毛都算不上,直至读完宁宁的

故事。就这样,慢慢变熟悉,成为“闺蜜”。平时与我们的谈话中,我们也经常开他玩笑,说哪个哪个男生很不错啊,而他

也从不正面回应,并且会主动跟我们说今天在xx公寓区xx食堂又遇见了哪个小正太之类的。

我们也总是纳闷,正面问过他几次性取向问题,没有否认亦没有承认。明明自己是个弱小的孩子,为啥关注的也是小正太

呢?这个心理我不懂。在他跟我们说起的欣赏对象中,我只知道2个女生。但是,我肯定的,那不是喜欢,只是简单的欣

赏,因为那女孩有文采,本科就在北外读的。而另一个女生,是经济院的好友说起的,D的初中同学,他曾经送玫瑰

给她,说以后要是没人娶你,我就娶你。

这件事没敢问D,但我心里笃定他就是个Bi了。
是不是这样有着双性恋或同性恋倾向的人,都很奇特、潜力无限呢?不解。或许,待到6月的毕业聚会或旅行中,还是会再次

confirm一下吧。会不会太八卦了。。。

而我自己呢,先工作,我非常想知道自己到底喜欢做什么、能够做什么。那么就先闯一闯,头破血流也没关系。

教师资格证终于过了,老爸说我总是太自信,很不满。试讲完全没问题,不紧张就好,初中水平还是能应付

得来。这样,为自己留下最后的退路,去当名初中老师,在小城里拿着几K的工资,相亲找个好男人嫁了,再享受每年的寒暑

假的旅游。很安稳的生活,却总感觉少了什么吧。

省考开始报名几天了,今天交了报名费,明天开始看书,做回我的拼命K书娘。机会都是自己争取的,在3年后的自己,能够

让考上研的同学们后悔当初读研,那我就真的算向成功跨了一小步了。

每个人的心中,都流淌着一条河,生生不息。只要梦想还在,就会有成功的那么一天。
2_20111211231706.jpg
[须臾]似水年华 | 留言:(0) | 引用:(0)
留言: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