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一把钥匙

2010/01/22 Fri 11:58

(写于2010.01.18)
S7300009.jpg

昨天是爷爷的祭日。
时间还真是快啊,就这么一周年了。快到我都不知何时已渐渐不那么歇斯底里的难以放下这一切,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它会让一切愈合。说这话的没骗人。
清晨早早起床,乘着公墓的车去扫墓。这是我去年大年三十给爷爷[送火]后第一次来。中途有其他的扫墓者下车去办理手续,我们在车上等着。然后,我又听见了那令人伤恸却又恰到好处的仪仗队的哀乐,缓缓的从转角处开出一列送葬的车队,开在最前面的是殡仪馆的礼炮车。妈妈说,每个人都不能避免要走的一条路,就是这条,这么一条最公平的路。
下了车,踩着温湿的土壤往前走。毕竟是墓地,即使是和着阳光的风都有些阴冷。站在墓前,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却又恍惚间听到自己在跟自己对话[爷爷,你在那边过得还好吗?]。恍如隔世。
奶奶还是忍不住哭了起来,可我心里总是有疙瘩,她的眼泪更多的是由于寂寞吧。我还是忍住了打转的泪水,只是抱着妈妈把头轻靠在她肩上沉默不语。
去年这个时候我也是每晚都会半夜醒来,没有噩梦,不是惊醒,只是睡得很不踏实很不安稳。然后眼泪又会被我的棉布眼罩吞噬。眼泪把现实都模糊了,过去却一幕幕闪现着。带眼罩睡觉这个习惯我想我是改不掉了。

晚上在奶奶家吃饭,再一次踏入那个房间,习惯的仰起头轻微右侧,望着爷爷的照片静静的在心里说[爷爷,我回来了]。
放假回家,第二天就去了表姐家。相差一周岁的两个女生躺在床上开卧谈会真的还蛮平常的。话题也可以从小暗恋扯到脸上的小痘痘。分享的心情让人的每个细胞都打开了,很舒畅。
内心纠结了几天的那称呼,终究在昨天晚餐时说出了口。对大家好就好,对我姑姑和姐姐好就好,我无所谓的,我所宝贵的记忆我自己会细心收藏。

打一把钥匙,替那颗上了锁的心解开束缚。释怀是好。我,也很好。
[须臾]似水年华 | 留言:(0) | 引用:(0)
留言: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