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 am i to say

2009/09/16 Wed 23:51

开学几周了,我却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每次开学的焦虑依旧悄然而至。焦虑着方方面面。

我怎么就这么没用。真的,这并不是妄自菲薄,无病呻吟。

我有病,很严重。

我根本不像摩羯,理性冷静。

我时而没心没肺的笑,时而阴郁不已。然后,后者,还是占去大多数时间。

我想改,我不想成为这样。我希望我每天都能够有个好心情,就算没有好天气,我也能做到【也无风雨也无晴】。

我希望,我每天都能够活力十足的去图书馆,能高效率的完成任务,然后享受那种乐趣。

我希望,我能有学习的动力。我知道,我有的,只是,往往失败者与成功者之间,就是一个词【坚持】。

我希望,每次上课,我都能够听懂老师所讲的,能很好的回答问题。

我希望,我希望每晚从图书馆回来的时间是在9:30,正好广播开始了。

我希望,从图书馆回来后,洗澡洗衣了我还有时间做我想做的事,开开网页,或者,读下床头的书。

我希望,我能成为一个独立的有主见的人。我能大胆的表达自己。

我希望,我每天都能去沪江做题目。免得订阅上的数字越变越大。

我希望,我真的可以在几个星期内把剩下的标日初级上开完,然后,可以顺利的跟着他们去学第二册。

50813621252117790d.jpg
没有每个人的每一天都会像这图片一样美好的。

我当然知道。
只是,所以的希望,我想要努力的变为现实。

……………………………………………………

我的性格真的是奇怪的可以。我期待出去和朋友玩,可有时候又突然害怕不想出去。

我没有几个真心朋友。

残酷的事实。

每每翻开手机通讯录,我都不知道要打给谁。

对于Sunny,我不知道它是否有感觉到,我们之间的友情是在是太淡,淡到我们互相可以在暑假不打一次电话给对

方,在开学去学校不对彼此发一次短信。淡到我想竭力挽回,却总是感觉力不从心。

我记得我跟她说过,聊天时不要发简单的一个【哦】字,这回让我觉得我们之间真的没话聊了。

也许妈妈说的对,她真的不是很真诚。

当她竭力隐藏自己的学习进度,谎称一个寒假没看电视而说漏嘴时,我选择了一味的原谅。

我不知道她怎么想的,若都是朋友,怎么可能要做这种无谓的隐藏?

这段友情,也许就此会慢慢淡掉吧,最终还是过着各自的生活,形同陌路。

我想再给自己最后一次机会,等她一个学期,等一个来自烟台的电话。

不然,寒假我不知道要用怎么样的心态去面对她。

又想要逃避了。
怎么办。

who am i to say ?
[须臾]似水年华 | 留言:(0) | 引用:(0)
留言: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