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繪

2010/01/01 Fri 21:22

那個,我也不曉得怎麼就一下想起用這個做標題額。。
貌似,可能是因為今天在寢室宅了一天的緣由吧

咳咳。話說新年第一天就這樣「虛度」掉吧。
我很會安慰自己的,不是過節么?我怎樣了么不就是早上睡到10點起,還賴在床上不肯起閒著翻短信,然後上了一天網,吃了差不多我一個星期的零食的量么= =DS01[XPC3T0T6`2))0FO}7MDS01[XPC3T0T6`2))0FO}7MDS01[XPC3T0T6`2))0FO}7M


我,我覺得也還有那麼充實的「掩面一下」
(^o^)/~過節嘛,開心下啦18.gif

哼哼。話說,昨晚在看「台北跨年晚會」我們家五月天演唱時,我收到了HX的短信,內容也就無非祝福平安健康之類的。
只是我想說,這男的是有多么>">「不拘小節」「大度量」「平易近人」「鄰家大哥够了!!!我要嘔了 29.gif

S的評價——又一個悶騷男~
p>

[抽风]神经病 | 留言:(1) | 引用:(0)

let-it-be?

2010/01/05 Tue 22:26

可以不要有這麼多的煩心事嗎!啊!
QQ你年終也要來插一腳,搞得我被迫下線申訴不成!

還有,那些個我不想有很多發展的人可不可以放我一馬,我還要安心的複習啊!
離我遠點,不要理我,禁止跨越,否則,封殺你!

——————以上為吐槽的分界線———————

3號的生日我本來打算不過的,就是爲了贖罪啊。S還說我這是典型的摩羯特徵,只知道悔恨而不知道補救。
於是,買了個包包給母親大人算是賠罪啦。
然後,還是簡單的請朋友們吃了個便飯。感動的事我們五三夭年年有啊~
仍舊,還是被蛋糕和禮物給掩埋~(≧▽≦)/~哈哈哈
IMG_2722.jpg

插蠟燭時Jenny說插一個舊夠啦,說我奔三的第一年了= =!
總之,感謝各位親愛的啊!
[抽风]神经病 | 留言:(8) | 引用:(0)

我想跟你走

2010/01/14 Thu 13:50

图像000

躺在我的格子行李箱中的這隻小羊,是慧為送的聖誕禮物。這次跟我回家吧!
考試結束了,就感覺這次是複習的最累的,但結果並不會最好。讓人抓狂的考試總算是完了。告別圖書館的占位生活,我的大床啊我來了~
最后一門日語考試還是挺容易的,畢竟是我學了三年的前十課啊!(真想掀桌子,學校的輔修是最騙人的呢~)
早早交卷了回來整理要帶的行李。細細密密、瑣瑣碎碎的東西還真是多的讓人手忙腳亂啊(笑~)


寒假是真的應該不會撒比西的吧。
打算回家先不開網,希望可以把小本里囤積的[陳年老貨]都解決掉吧。然後,某人就可以很high的在豆瓣上不停的點【我聽過】、【我看過】、【我讀過】這之類的~hiahia
p>

[抽风]神经病 | 留言:(4) | 引用:(0)

打一把钥匙

2010/01/22 Fri 11:58

(写于2010.01.18)
S7300009.jpg

昨天是爷爷的祭日。
时间还真是快啊,就这么一周年了。快到我都不知何时已渐渐不那么歇斯底里的难以放下这一切,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它会让一切愈合。说这话的没骗人。
清晨早早起床,乘着公墓的车去扫墓。这是我去年大年三十给爷爷[送火]后第一次来。中途有其他的扫墓者下车去办理手续,我们在车上等着。然后,我又听见了那令人伤恸却又恰到好处的仪仗队的哀乐,缓缓的从转角处开出一列送葬的车队,开在最前面的是殡仪馆的礼炮车。妈妈说,每个人都不能避免要走的一条路,就是这条,这么一条最公平的路。
下了车,踩着温湿的土壤往前走。毕竟是墓地,即使是和着阳光的风都有些阴冷。站在墓前,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却又恍惚间听到自己在跟自己对话[爷爷,你在那边过得还好吗?]。恍如隔世。
奶奶还是忍不住哭了起来,可我心里总是有疙瘩,她的眼泪更多的是由于寂寞吧。我还是忍住了打转的泪水,只是抱着妈妈把头轻靠在她肩上沉默不语。
去年这个时候我也是每晚都会半夜醒来,没有噩梦,不是惊醒,只是睡得很不踏实很不安稳。然后眼泪又会被我的棉布眼罩吞噬。眼泪把现实都模糊了,过去却一幕幕闪现着。带眼罩睡觉这个习惯我想我是改不掉了。

p>

[须臾]似水年华 | 留言:(0) | 引用:(0)

华尔兹

2010/01/22 Fri 12:02

晚上看了芒果台的节目[8090],很喜欢,制作的很成功的一个节目。这是我回家后第一次看这个节目,正好本期说的是师生恋。其实,也无关乎是什么话题,只是,很真实的感情,很青涩的青春就这样展现眼前,带给我的是更多的回忆。
那些被自己小心翼翼的藏在尘封已久的盒子里的记忆,就这么如洪水猛兽般的倾泻而出,让人泪流,措手不及。
感情就像华尔兹,不是你进,就是我退。可这般的你进我退也是需要相互配合的,可能这就是所谓的暧昧吧。
很俗的口水歌中唱着[暧昧让人受尽委屈]。可是,谁说不是呢?
我常常想,若真有时光机,可以让我重新过一遍高中生活该多好。想要把所有收纳的空白都填满色彩,即使已被斑斓的色彩覆盖得太厚太混乱的画板再也调不出想要的颜色。但至少它不会是空白——可以给人无限遐想的颜色,却又让人无从下笔、犹豫彷徨。

一个人的浪漫。一个人的华尔兹。
你,现在会在哪里?
S7300001.jpg
拿铁太甜了,不适合我。




[须臾]似水年华 | 留言:(0) | 引用:(0)
 | 主页 | Next »